最近,廣西玉林“荔枝狗肉節”那場生命和風俗的博弈,讓民間動物保護人士再次成為了全國熱點。
  而上周,在杭州境內發生的動物保護人士高速攔截運貓車的事件,讓我們對這項公益事業有了新的認識。
  近日,一位小動物保護志願者朋友告訴記者,自己才開了一年的流浪貓狗愛心驛站,因各種原因,已經搬遷了六次,現在又面臨被驅趕的情況。
  昨天,記者去實地進行了探訪。同時,我們也和身邊幾位民間動物保護人士好好聊了聊,聽他們講述動保故事中的酸甜苦辣。
  為了不讓狗叫,“80後”女生搬入狗房
  昨天下午1點,我們驅車前往位於杭州餘杭區的崇賢街道。順著蜿蜒的崇超線拐了三個彎,終於和這家愛心驛站的主人“可樂”匯合了。
  姑娘個頭不高,長髮,杭州本地人。一年前,在一次救貓行動的採訪中,我認識了她。她說自己剛在“窩”里搞了三個小時衛生,這是每天的必修功課,“不然沒法住。”
  什麼?再次確認後,我才知道,原來她夜裡也和這些狗住在一起,“沒人它們會亂叫,吵到周圍的住戶。”說到這裡,“可樂”有些顧慮,因為“家人只知道我喜歡貓貓狗狗,而我平時不回家只說做生意有地方住”。
  原本,我們想進“窩”聊一聊,但在門口瞄了一眼室內的環境後,這個念頭被放棄了。
  簡單介紹一下這個驛站。
  這是一樁兩層的老樓,青灰色的外牆滿是斑駁。村民們說,這幢房子有三四十年了,房東早就不住在裡面了,就租給了一位愛心人士金阿姨,一樓養狗二樓閑置。
  “我實在是沒地方落腳了,就向這位阿姨求助。她很快答應了,沒問我收任何費用。”
  走進小樓,一樓上鎖的房間內立刻傳來狗叫聲,而沿著已經破損的樓梯走上二樓後,兩個房間也開始傳出不安的低吠聲。
  “小的這間養貓,大的這間養狗。”“可樂”一邊說,一邊打開了養狗房間的門,裡面迅速衝出了一大兩小三隻品種不同的黑色小狗。其中一隻被她迅速抱起,另兩隻在記者腳邊嗅了嗅,又飛快地沖回了屋裡。
  壓力讓愛心驛站不再收狗
  採訪地點換在了採訪車內。
  “這些貓貓狗狗可能都被遺棄過或傷害過,對人還是有點警覺的,不過和我相處久了,就很黏我。”“可樂”抱著那隻黑色雪納瑞犬,表情有點尷尬。
  話題也從這隻小狗開始。
  “這裡的大部分狗狗都是自己或者朋友撿到後送過來的。好比這隻小狗,被人扔在水果店里,店主正在趕它,剛好被我們碰上。”
  可能是剛被遺棄還比較親人,逗弄了一會,小狗就屁顛屁顛地跟著“可樂”回去了。
  “這樣的小型寵物犬,我這裡救助了好幾隻,大部分被領養走了,就剩這隻特別親我,而且去年得了病,治療了很久,相處久了我就捨不得了。”“可樂”說。
  “剩下的基本是中華田園犬,領養的人很少,偶爾開工廠的人會來要。但後來發生過工廠看門狗被偷狗賊套走的情況,我們不放心。”
  就是因為這樣的捨不得和不放心,雪球越滾越大,壓力也越來越大。
  目前,愛心驛站里已經收有20條狗、10多只貓,而金阿姨之前還在這裡養了10多條狗。
  “現在我們基本上不接收狗了,因為場地、經濟因素都吃不消。”和一年前碰到任何貓貓狗狗都要救的一腔熱血相比,如今的“可樂”理性了不少,“我現在更提倡救助要力所能及,不能出現救下來無法處置,結果造成更大的麻煩和傷亡。”
  愛心驛站一年裡搬了六次
  話題漸漸又轉到了驛站不斷搬遷這個事實上。聊起這個,“可樂”沒了之前的灑脫,情緒明顯低落,好幾次連眼圈都泛了紅。
  這間剛開始起步的流浪貓狗愛心驛站,發展得十分艱難。
  “10年前,我收養過一隻流浪貓,我爸收養過一條流浪狗,從此我對流浪動物特別關註。但真正開始建驛站,是去年6月的事情。”
  最初,“可樂”的驛站開在杭州北部軟件園一帶,“租了兩間一樓的農民房,700元一個月。當時我說養一隻貓一隻狗,房東沒反對。”
  幾天后,“可樂”收到了朋友救助下的一條流浪狗,房東就不願意了,“他天天催我搬走。”
  堅持了一個月,“可樂”又在附近租了個房間,每月1600元,是市場價的兩倍。“當時我這裡已經有三四條狗了,還有幾隻貓。”勉強住了兩個月,因為經濟上有些承受不起,驛站又要搬家了。
  “後來圈子裡的朋友推薦了丁橋,說那邊租房相對便宜一些,場地也多。去年9月初,我搬了過去。”“可樂”這次租了間毛坯房。
  驛站總算安定了下來,也開始有限額地接受一些流浪動物。“可樂”還給愛心驛站取了名,就叫“丁橋小動物愛心驛站”。
  想為貓狗們尋一安穩的容身之處
  可是,隨著貓狗越來越多,即使這個新小區入住率極低,只有很少的鄰居,矛盾還是產生了。
  “樓上的鄰居覺得狗叫會吵他們睡覺,所以打了投訴電話。”6個月後,房東不願意再租了,今年4月“可樂”只好再次搬走,暫時在市區租了間房過渡了一下。“租了不到10天就搬了,因為周圍反對的人很多。”
  5月1日,帶著貓貓狗狗的“可樂”又返回丁橋租房,“租了三個月,每個月1200元,但只住了1個月不到,又被投訴,只好搬到這裡。還有兩個月的房租也要不回來了。”
  說到這裡,“可樂”已經滿是無奈,“聽說這裡的房東也接到村裡人的投訴了,壓力很大,不願再租給我們了。”
  現在,“可樂”和金阿姨最著急的,就是找到一處新的落腳點。“最好能帶個院子,有幾個房間,年租金在5000元左右,遠一些也沒有關係,如果在人跡稀少的冷清地方就更好了,不怕影響到周圍的人。”
  同時,她們也歡迎愛心人士提供一些狗糧、衣物之類的捐助,但不接受現金。
(原標題:流浪小動物的家 成立一年搬遷六次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製造商

jv38jvvam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