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圖/CFP)
  珍貴舊影
  這張老照片的圖片說明文字不到一行:鴉片戰爭後的洋學堂。大概輾轉得到這張照片的人也壓根不知道這所洋學堂到底在哪兒,圖片上的那些人又到底是誰?其實,當我仔細閱讀了史料,發現自19世紀中期以來,西學翻譯重鎮——上海製造局30年間也才賣出12000本新學書籍時,才知道真正能夠接觸這些學問的,不僅是精英中的精英,還得有過人的勇氣,扛得住別人覺得你不務正業的目光。就像圖片里的這幾個中國人,扎著長辮,身著長衫,一手娟秀的英文版書,其間似乎還可以看到中國書法的神韻。他們為什麼而來,是一心嚮往新學嗎?還是只是想掌握一門實在的技能?毫無疑問的是,這些人在當時一定屬於異類,他們要真正成為主流,還有漫長的一段路要走。(配圖文字/王月華)  (原標題:長辮少年板書英文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製造商

jv38jvvam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